昆山沪光IPO:家族成员突击入股 收购实控人岳父

来源: 作者:作者 发布于:2020-08-23 08:00 分类:乐虎国际官方登录app

 

  以下为媒体声明全文:  关于警惕假冒中国新闻社名义  开展非法活动的声明  近期,我社接到驻地方机构和多家单位的反映,“中国新闻通讯社”等香港媒体在境内非法设立分支机构并频繁开展活动,活动中故意混淆单位名称,冒充我社,以采访为由,企图行诈骗、敲诈勒索之事。

昆山沪光IPO:家族成员突击入股 收购实控人岳父

昆山沪光IPO:家族成员突击入股 收购实控人岳父

财联社(南京,记者王无畏)讯,近日,昆山沪光IPO审核通过,公司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4010万股,募集资金亿元,其中亿元用于整车线束智能生产项目、亿元用于新建自用全自动仓库。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在昆山沪光过会前夕,公司全资控股了昆山德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德可”),昆山德可原是昆山沪光实控人金成成岳父王南钦100%持股公司,因与昆山沪光存在诸多业务、资金往来,且数额较大,关联方昆山德可一直是监管关注的焦点。 2016年4月,昆山沪光曾将电瓶线相关资产出售给昆山德可,值得一提的是,昆山德可2019年上半年亏损万元。 财联社记者尝试联系昆山沪光以期了解收购昆山德可的相关情况,但是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收购实控人岳父亏损企业昆山德可成立于2012年8月,公司成立之后一直由自然人王南钦控股,2018年7月开始,王南钦成为唯一股东,王南钦的另一重身份是金成成岳父,因此昆山德可与昆山沪光构成关联关系。 昆山德可主要生产导线、端子,开展电瓶线加工业务,并兼营汽车配电装置铜排。

自2012年11月起,昆山德可向昆山沪光销售电瓶线原材料(导线、端子),2014年1月起,开始为昆山沪光提供电瓶线加工业务。

昆山沪光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昆山沪光向昆山德可合计购买材料及劳务分别为万元、万元、万元、万元,同期,昆山德可的营收分别为万元、万元、万元、万元。 由数据可以看出,昆山沪光对昆山德可的重要性。 作为昆山沪光的外协厂商之一,昆山德可向昆山沪光提供的电瓶线加工业务,形成的外协金额占比一度超过9成,也就是说昆山沪光的绝大部分外协业务由昆山德可完成。

实际上,昆山沪光亦曾有过电瓶线业务,不过由于电瓶线业务规模较小,且与公司主营线束业务工艺差异较大,昆山沪光计划将该业务剥离。 2016年4月,昆山沪光将与电瓶线生产相关的自动端子压接机等12台设备及40套模具销售至昆山德可,转让价格万元。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昆山沪光在招股书中提到,电瓶线加工工艺相对简单,附加值较低,从经济性及业务规划的角度,公司计划未来专注于汽车线束,不再经营电瓶线业务,存量业务预计将于未来3年逐步停产,对昆山德可的采购和委托加工金额预计将逐渐降低。 不过上会前夕,昆山沪光“突击”入股昆山德可,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3月2日,昆山德可股东由王南钦变更为昆山沪光,而这与公司剥离电瓶线的计划似乎不符。

值得一提的是,昆山德可近几年业绩一般,虽然营收达到数千万,但是净利润却在百万以下,2019年上半年,昆山德可亏损万元。

目前,王南钦转让昆山德可的价格属于未知,财联社记者曾尝试联系昆山沪光以期了解相关情况,但是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昆山德可财务数据(来源:昆山沪光招股书)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分析,昆山沪光在上会前收购昆山德可与公司提出剥离电瓶线业务的计划存有矛盾之处,不过也可能是出于减少关联交易的考虑,以提高过会率。 同时,,昆山沪光目前也需要电瓶线相关产品,未来不排除其将该部分业务再剥离给非关联方的可能。

上述人士称,对于涉及关联方股权转让的事宜,关键还是要看转让价格是否合理。 家族成员“突击入股”实际上,昆山沪光上市进程中不只搞过一次“突击入股”。 昆山沪光主要从事汽车线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成套线束、发动机线束及其他线束,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成三荣、金成成,二人是父子关系,金成成随母姓,本次发行前二人合计持有昆山沪光%的股份。 2018年1月,昆山沪光接受上市辅导,在这之前的2017年12月,昆山沪光进行了上市前的最后一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由亿元增加至亿元。

该次增资对象共有7位,包括3家有限合伙企业:昆山德泰、昆山德添、昆山源海,4位自然人:成锋、成磊、成国华、陈靖雯,增资完成后,上述7位股东分别持有昆山沪光753万股、781万股、713万股、350万股、263万股、310万股、170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

昆山沪光IPO:家族成员突击入股 收购实控人岳父

  Gribetz认为,Meta与ODG这样的公司处于不同的位置。他说:我认为,我们将看到,这些资产的命运实际上与我们和其他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各方略有不同,而且这方面可能会有一个真正可怕的未来。  然而,他承认,许多AR公司正在苦苦挣扎,他将这一事实归因于开发AR硬件的成本和难度;炒作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以及AR公司对中国投资的依赖程度。自贸易战以来,中国的投资更难获得。

昆山沪光IPO:家族成员突击入股 收购实控人岳父

没有他们的成功,就不可能获得成功,这个是很简单的道理。  创新是最佳的竞争方式  今天就像大家所了解的,在高科技领域,也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环境,我们业务的高风险性以及快速的发展使我们需要保持竞争力。但是通过30年不断的创新,保持了技术领先的优势,而且我们成为了市场领先者,通过各种各样的创新使有非常好的发展。持续的技术和也是我们竞争力的基石。

昆山沪光IPO:家族成员突击入股 收购实控人岳父

昆山沪光IPO:家族成员突击入股 收购实控人岳父

受2019年三季报电子行业整体业绩上涨的影响,电子行业整体估值下降至倍,接近最近五年均值减一倍标准差水平;整体市净率回升至倍,处在近五年平均水平。电子细分行业指数除元件行业外全部上涨,元件行业下跌%,半导体、电子制造、其他电子和光学光电子涨幅分别为%、%、%和%。


    上一篇:早就想看看你的真模样 新型冠状病毒彩色照片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乐虎app_乐虎app登录|直营平台 专业分析各种投稿,打造最大的网站。